手机官方APP直播,免费观看高清手机看片在线播放

百科名片

手机官方APP直播,免费观看高清爽X片在线播放

手机看片网站国产bt相关的电影、资料等,我们为大家免费提供,三级黄片!

手机在线电影欧美AV为你提供手机官方APP直播,免费观看高清爽X片在线播放!

手机在线视频你懂的APP美女视频美女直播_黄色动漫_恋夜秀场诱惑直播大

厅_免费高清下载_福利吧_激情聊天室_成人视频_美女视频_美

女主播_视频聊天_www.3qjr.com

 


    
  筠筠泪眼迷蒙地看着手术室的灯一直亮,一直亮,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些什么,只知道脑子里,一片空白。   低低的泣声,分不清是她的,还是阳阳的。   南宫俊将他们母子俩轻轻拥进怀里,一遍又一遍地安慰: “别哭,别哭……”   他的喉咙,仿佛被什么梗住了,她的泣声,声声钻进心窝,好疼,好荒芜。   此时此刻,他能够做些什么来减轻她跟阳阳的悲伤?   没有,他什么也不能做,只能静静地,静静地……陪着他们。   筠筠扑在南宫俊的肩窝上,一双纤细的手紧紧揪着他的衣服,指关节用力得完全失去了血色,泛着透明的苍白。   “南宫大哥,是我害了仓逸哥,是我害了他,如果不是我……不是我一直在犹豫,他不会那么痛苦,以至于忽略了车子,如呆不是为了保护我,他不会伤得……生死未卜,一切都是我的错……”   她泣不成声,惶恐,深深揪住了她的心,无法思考,只能一个劲地泣哺: “如呆不是我一直犹豫……”   听到她的哀泣,南宫俊的心,很疼,很痛,宛如被活生生撕开未一般。   她终于说了……她的犹豫,是因为他吧,因为对他的习惯,因为对他的感恩,因为他们一起生活的四年那么平静快乐。   种种的牵绊,扰乱了她的判断,也阻了……她的爱情,所以,她一直徘徊。   用力地闭了闭眼,忍住眼眶的刺红,他颤抖着心跳……费尽全身的力气……才强压住了心的流泪。   他知道,如果他不帮她选择,她将永远恬在两难的痛苦中,他不要……不要他呵护了四年的女孩再继续痛苦下去了,即使……那代表着他将会永远承受失去她的痛。   “筠筠,别哭了,他会好的,别哭,阳阳需要你的支持,你忘了吗?阳阳是他的儿子,他一定不会在没有认阳阳之前离开你们的,一定不会。”他的声音,沙哑,却异常笃定。   寒仓逸曾经为了筠筠而“死”,那么,他也一定会为了筠筠而生,一定会的……   “好,我不哭,我不哭,他会好的,他还没有知道阳阳是他的孩子,他还投有听到阳阳叫他一声爸爸,所以,他不可以离开我们。”筠筠胡乱地抹干眼泪,努力让自己坚强。   阳阳彻底迷茫了,他伸手,着急地拉扯着筠筠的一角: “妈咪,你跟俊俊爹地说寒叔叔是阳阳的亲生爹地,妈咪,寒叔叔是阳阳的亲生爹地吗?”   筠筠弯下身,紧紧地抱住阳阳,抱得很用力: “是的,阳阳是寒叔叔的亲生儿子,妈咪跟爹地是夫妻,因为一些事,所以萝地跟妈咪分开了四年。”   “真的吗?阳阳真有亲生爹地吗?寒叔叔就是阳阳的亲生爹地!”阳阳又哭又笑。   望着阳阳露出的欣喜,南宫俊的俊脸染上了淡淡的安慰的笑,只是,笑容越是感到欣慰,心,却越发痛楚。   终于明白,有些爰,是无法取代,即使隔了千山万水,隽永时空,也阻不断那早己经烙印了的爰。   亲缘的爱,最刻骨铭心的初恋……   无法取代。   时间,在苍白的思想中逝去。   手术室的灯,终于熄灭了……   医生走出未,筠筠拉着儿子迎上去,问得急切,问得……缓慢: “医生,他怎么样?”   “你是病人的什么人?是亲属吗?”医生不答反问,语气很凝重。   筠筠一愣,隐隐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侵袭向她,她深深吸一口气:“我是他老婆。”   “很抱歉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医生无奈地叹息。   颤抖地接过协议,筠筠的脑袋空白了,她望着医生,嗓音也变得荒芜:“医生,你说的…   …尽力了,是什么意思?”   “病人的情况非常不乐观,到现在都不能脱离危险期,即使侥幸活下来,也……可能一辈子成为植物人,夫人,你得随时做好心理准备……”   脚步不稳地退了几步,筠筠几乎不能呼吸。   阳阳听到医生的话,放声大哭:“哇……我不要爹地死啦,医生,你救救我爹地嘛,医生……”   抱着医生的大腿,阳阳嘶声哭着哀求,小小的身子因为哭泣而颤抖得厉害,让人不忍。   南宫俊紧紧环住她的肩膀,希望给她力量,同时伸手去抱起阳阳。   “阳阳乖,俊俊爹地抱。”他的嗓音,隐隐约约带着压抑的哽咽。   筠筠无法接受地回抱他,抱得很紧,很紧:“南宫大哥,我该怎么办,怎么办……”   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,他深深吸一口气:“医生,真的没有办法了吗?”   摇了摇头,医生长叹: “等一下病人会被转入特护病房,你们可以去看他。”   再次叹一声,医生迈开沉重的步子转身离开,生命……很脆弱,他常常看到病人在挣扎,亲友在痛哭,却……无能为力啊。   特护病房,寒仓逸带着氧气罩,脸色死白接近透明,浑身上下皆散发出一种随时会离开人间的气息。   只有那缓慢跳动的心电图还在说明着他仍旧有一息尚存。   “寒叔叔,寒叔叔,你睁开眼睛看看阳阳……”阳阳趴在病床的边沿,压抑着声音低低哭泣,不敢太大声。   筠筠紧紧握住阳阳的手,强忍着不哭泣,只是凝望着沉睡的寒仓逸,轻轻柔柔的声音溢出: “仓逸哥,你知道吗,阳阳是我跟你的亲生儿子,你一定很想听到阳阳亲口叫你一声爹地的,是不是?”   啜了一口气,她继续说:“如果你想听,那就要醒过来……”   一直站在他们身边的南宫俊沉默着,沉默着……   因为,他已经没有了说话的余地,此时此刻,他……是多余的吗?   “筠筠,你跟阳阳在这里看着他,我出去给你们买点吃的,今晚可能要熬夜了。”南宫俊   柔柔地说。   没有回头,她失神地只知道点头。   很明显了,她的心,不曾离开寒仓逸,即使,他倾尽一切,也不可能取代寒仓逸在她心目中的位置,她的爱,至始至终……都属于寒仓逸。   走出医院,他望了望广阔的天际,天底下,车子来来往往,他忽然感到世界很大,很大,大到他以为自己渺小到不曾存在过。   双手缓缓地放进裤袋里,他低着头,朝着有吃的地方走去。   脚步,很沉,肩膀,无力地泄下未,午后的阳光,很微弱,将他的身影拉得很模糊。   第4卷 天才儿子小小妈 chapter135   病房里,阳阳估计是哭累了,小小的身子睡在沙发上,偶尔还发出几声抽噎。   筠筠紧紧握住寒仓逸的手,感觉不到他的一定温度,她不断地搓着他的手,眼泪默默地流。   “仓逸哥,你一定要熬过去,一定要醒过来。”她低低地呜咽。   然而,寒仓逸只是沉睡着,微弱的呼吸让她几乎看不到他的心口还在起伏,冰冷的氧气罩将他的脸覆盖住,第一次,她为“死”这个字感到彻底地恐惧。   四年前,她想死,也不怕死。   如今,看到他毫无生气地躺着,她对死产生了无穷尽的惊秫,如果以后……他再也不存在……   她不禁浑身发抖,心弦紧绷几乎断裂。   “仓逸哥,你不是要问我爱不爱你吗?只要你醒来,我就回答你,好不好?只要你好起来,我什么都告诉你……”   最后,她哽咽得说不出话未。   南宫俊轻轻打开病房的们,提着保温食物放到一边,然后定了定神,才转身到她身边。   “筠筠,别哭坏了身子。”他轻轻地说。   转头,她脆弱地望着他:“南宫大哥,我好怕,好怕仓逸哥会离开,我……我……”   蓦然间,她似乎看到了南宫俊眼底深深埋藏的伤,她浑身一震,噤了口,一个人发愣。   她怎么能够在南宫大哥面前对仓逸哥这样动情,她……伤到南宫大哥南宫俊深深地凝视着她,看清她眼底的挣扎跟愧疚,叹息一声,将她轻轻拥进怀里,以后拥抱她的机会只怕不剩多少了吧。   “筠筠,不要压抑自己的感情,如果还爱他,就勇敢地往前走,爱情……是自私的。”   他开口,鼓励她,只是,每说一句,心便被刮上一刀。   筠筠怔怔地流泪,她紧紧回抱他,嗓音破碎: “南宫大哥,对不起,对不起,是筠筠不好筠筠让你伤心了,是筠筠不好……”   “乖,别哭了,再哭下去南宫大哥会心疼。”他哑声安抚着她,眼眶,忍不住发红,环抱着她的手收得很紧,仿佛只要松开一点点,她就会马上离开他了。   “好,我不哭,不哭,南宫大哥不要难过。”筠筠胡乱地擦干眼泪,强忍着哭泣很认真地看着他,让他知道,自己没有哭了。   南宫俊将她扶到旁边的椅子上,然后拿来热粥: “筠筠,你很久没有吃东西了,先吃点粥暖暖胃,有力气了才能等寒仓逸醒来。”   接受温热的白粥,筠筠几乎又要哽咽出声,为了掩饰自己快要忍不住的眼泪,她低下头佯装很有胃口地吃起粥来。   ★   只是,莹白的泪珠,却一颗一颗地掉进粥里……   而南宫俊,只能装作没有看到她的眼泪,其实……她还是哭出来比较好,忍着,伤身体。   半夜,月光升得很高,透明的皎光落到苍白的窗帘上,有点冷。   筠筠眨了眨酸涩的眼睛,然后才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依旧沉睡的人。   “筠筠,你先带阳阳回家去睡觉,阳阳还小,会冷着的,我在这里守着。”南宫俊拍了拍她的肩膀。   “不,我要守在这里陪仓逸哥,仓逸哥这个时候很需要我,我不可以离开他的。南宫大哥,你帮我带阳阳回去好不好?”她楚楚可怜地恳求着他,眸光,有着坚定的光芒,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这里的。   垂下眼睑,掩饰眼底的失落,南宫俊走过去抱起阳阳,当他转身回头的时候,筠筠已经站起来,欲言又止地望着他。   他习惯地对她温柔地一笑: “无论想说什么都好,就是不要说谢谢,我们之间不用道谢。   挣扎了好久,筠筠低下头,内疚,溢满胸口,她涩涩地轻语:“……我会随时跟你联系的。”   “好。”   接着,他未到她面前,单手抱住阳阳,伸手抚了抚她泪湿的脸颊,心疼地道:“累了就休息一下,不要把自己累垮了,不然就照顾不到他了。”   无法言喻的酸苦填满胸口,他选择忽视,然后,转身……离开了病房。   “南宫大哥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筠筠泪流满面地看着房门慢慢关上,心,好不舍。   夜渐渐加深,月光变斜,照射到寒仓逸的脸上,更添飘渺。   他的手,越来越冷,心电图,也越来越缓慢……   “仓逸哥,你不会有事的,不要放弃,不可以丢下筠筠,仓逸哥,不要,不要……”筠筠哭泣着,紧紧握着他的手贴在脸上,希望自己的温度可以温暖他。   “仓逸哥,你听到筠筠在跟你说话吗?你回应一下筠筠好不好,筠筠答应你,只要你好起未,筠筠什么都答应你,我们重新来过……重新来过……”   然而,她的一切哭喊,却不能换得他的一丝丝回应,他的呼吸,依旧在减弱,心电图,也慢慢趋向直线。   筠筠惊恐地看着心电图,彻底崩溃了,她悲痛得几乎歇斯底里: “仓逸哥,你怎么可以放弃,你不是说了以后都会听我的吗,只要是我要求的,你都会答应的吗,现在我要求你醒来,你为什么不醒来,你骗人,骗人,骗人……”   “筠筠不相信你了,再也不相信你了……”   最后,她激动得嘶声力竭。   医护人员闻声赶来,同时,心电图发出“嘀……”的响声,瞬间,变成直线……   “不……他不会死的,不会死的,仓逸哥,你起来,起来啊……”筠筠彻底疯狂了,她甚至想要伸手去摇晃他。   医护人员赶忙抓住她:“夫人,你冷静一点,冷静一点。”   筠筠失去理智地用力挣扎,朝着抓住她的医护人员哭喊: “放开我,你们都不许动他,他没有死,没有死……”   “准备电击。”主治医生冷静地开口,然后转身面对着筠筠。   “这位夫人,请你冷静一下,你这样对病人一点帮助也没有。”   筠筠呆呆地望着医生,然后,视线有点迟钝地缓缓转向躺在床上的人,她闭了闭眼,把所有的眼泪逼出未。   第4卷 天才儿子小小妈 chapter136   缓缓地,她睁开眼睛,冷静得让人感觉不到她的任何情绪,她慢慢地走近寒仓逸的床边,跪了下来: “我要在这里陪着他,他知道我在他身边,他就不会离开我的。”   望着哀戚到荒凉的神情,医生叹了口气,开始……电击……   电击工具落在他的胸膛上,震起了他的上身,也震动了他的眉心。   见他终于有一点反应,即使是因为痛苦而皱着眉头,却还是激发了她的希望,她与他的手十指相扣,在他耳边轻泣: “仓逸哥,我是筠筠哪,是你的小不点,一直一直都很爱你的那个小不点,从十七岁那年遇见你开始,就一直爱,很爱,很爱……”   “求求你,为了我,为了阳阳,活下来。”她颤抖着唇瓣,吻着他的手,感受到他刺骨的寒冷,她的眼泪,忍不住又落下,滴在他的手背上,慢慢扩散,涟漪成圈……   滴泪的一丝温暖,随着肌肤,慢慢沁八了他的感觉神经里,一种疼痛不舍的感觉强烈地冲击向他的心脏,扯动了他的指尖。   筠筠浑身一震,她屏住呼吸,定定地望着她与他十指交叉。   转瞬的时间,几乎可以夺走她的所以呼吸,终于,他的指尖……又碰了她的手背一下。   狂喜地瞪大眼睛,她抬头: “医生,他的手指动了,我看见他的手指动了。”   果然,不一会儿,心电图开始恢复了波痕跳动,医生放下电击工具,仔细检查了寒仓逸的身体,惊讶地叹出声来: “真是奇迹,病人的求生意志竟然可以强烈到如此地步,奇迹……”   寒仓逸感觉自己置身于一片茫茫的白霉中,白霉的一头,有一束光照过未,将他包围得很温暖,他下意识地朝那边走去。   然而,他的脚步才动,身后,传未一阵低泣,那声音,好熟悉,熟悉到……几乎要穿透他的心扉,心,突然锥骨一般地痛,痛到他的脚步也沉沉地迈不动。   哭泣的嗓音,夹杂着脆弱地呼喊:仓逸哥,仓逸哥……我是筠筠,你的小不点……一直爱你,很爱……   那接近绝望的泣声,是那样地让他感到不舍,那样地……让他想要细细捧住她的泪……   小不点……   本能地,他轻轻呢喃着这个称呼,一种莫名的满足,习惯的痛,涌上心头。   “仓逸哥……”   身后,呼声好像靠近了,好想回头看看。   于是,他回头了,也看到了……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儿,是她,他的筠筠,他的小不点。   “小不点……”开口,发出声音,夹杂着他的哽咽。   不知道为什么,望着她模糊的身影,他想要掉眼泪。   “仓逸哥,回来……”筠筠隔着浓浓的白霉,对他含泪凝望。   “好,别哭,我什么都听你的,我过去,你不要走开。”寒仓逸喜极而垃,大步走过去,伸手,挥掉挡在眼前的迷雾,表情是那样的坚定。   然而,就他以为终于可以碰触到她的时候,眼前突然亮光一闪,她的身影,慢慢变得模糊,他伸手,却加速了她的}肖散。   “小不点!”他惊恐地大喊。   现实中,寒仓逸也喊出了声音,即使虚弱到让人几乎听不到,但是,筠筠却听到了,她又哭又笑地贴近他的脸庞。   “仓逸哥,我在这里,在这里,我不会离开你的,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。”   她摩挲着他的脸颊,涌出的泪水落在她的脸上,也落在他的脸。   “小不点,别……哭……我也……爱你……”即使没有睁开眼睛,即使嗓子哑得无声,他却说完整了。   医生们露出了感动的表情: “想不到感情的力量这么强大,竟然能让一个让我们都要放弃的人突然间好起来。”   “夫人,放心吧,你的丈夫度过危险期了,只要细心治疗,会慢慢变好的。”医生安慰她筠筠点头:“谢谢你,医生。”   医生给寒仓逸换了药,然后又检查了一遍,才离开。   一切,都恍如隔世。   筠筠一瞬不瞬地盯着寒仓逸的脸庞看,眼睛眨也不眨,然后,她缓缓地伸出手覆上他的脸颊,细细地哽咽:“仓逸哥,快点好起来。”   细心地梳理着他有些凌乱的黑发,熟悉的触感,让她想起在法国的那晚,她给他吹头发。   原以为,那一次……会是他们这辈子最后一次的接触,却想不到,他们之间……注定牵绊彼此。


参考资料
我来完善 “怎样可以用手机看av”相关词条:

百度百科中的词条正文与判断内容均由用户提供,不代表百度百科立场。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(如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
6898本词条对我有帮助
合作编辑者
更多
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进一步完善,百科欢迎您也来参与 编辑词条 在开始编辑前,您还可以先学习如何编辑词条

如想投诉,请到百度百科投诉中心;如想提出意见、建议,请到意见反馈

百度百科内容方针

  • 提倡有可靠依据、权威可信的内容
  • 鼓励客观、中立、严谨的表达观点
  • 不欢迎恶意破坏、自我或商业宣传

在这里你可以

编辑
质疑
投诉

全方位的质量监督